大藤峡砂石生产线上的“设备通”
来源:水电八局 作者:王立红 时间:2018-11-02 字体:[ ]

今年9月,水电八局大藤峡项目的徐燕清被第三届矿山机械维修技能大赛组委会聘为裁判。这一消息出来的时候,项目的员工们却显得十分淡定,都觉得没啥惊讶的,纷纷表示:“他当选就是实至名归嘛。”

提起徐燕清,项目员工的第一反应就是那个埋头做事的形象,第二反应就会为他竖起大拇指。因为大家都多多少少听过他的传闻,今年45岁的他,在砂石生产一线练就了一身过硬本领,攻克了生产中的一个个技术难题,任何砂石设备的疑难杂症于他而言都是手到擒来,在别人看来的“不可能”终究在他这里变成“可能”。

“设备通”的修炼成长

工作中的徐燕清,可以说衣着有点“不修边幅”,即使是同样的一套工装,每日在油污及泥沙的裹挟下,只需数月就开始泛白,他的这一满身泥泞的形象可谓是深入人心。

只有初中文化的他来到砂石系统后最大的愿望就是要当一名技术工人,为了追逐这个简单而朴实的梦想,生性倔强的他工作后一直和自己较上了劲。三十年来,别人能干的活,他都干;苦脏累的活,别人不愿意干,他也干;需要技术技能的活,他更是抢着干,有时为了一个设备故障,蹲守甚或是半卧在设备旁又是听故障声音,又是检测,一连几个小时都不肯离开。

无论白天工作多苦多累,他还有一个坚持夜晚研读技术书籍的习惯。因为他深知要想成为一名真正的产业技术工人,理论和实践知识的积累除需要时间需要勤奋外,更需要锻炼成长的“土壤”,所以每每在新项目投产前他都主动请缨参与前期的土建施工、金结制安及工程设备的安装等工作,几个项目的“实战”锻炼,丰富了他的工作经验,技术技能水平也得以大幅提升。

常言道:“机电不分家”。他在对各砂石设备的常见机械故障做到“烂熟于心”后,好学的他还不断挑战“外行”,经常向身边的电工师傅们请教设备电气等方面的专业知识,要是遇到设备厂家技术人员来工地指导工作,他更是不离左右,将平时设备的疑惑问题一一向厂方技术人员“抛去”,直到弄明白才肯罢休。靠着这种钻研劲,他完成了从一位普通工人到砂石产业技术工人的蜕变,如今的他对砂石产品质量提升、生产效率提高以及设备革新改造等都有一套自己独特的见解,他用技术转化为生产力的一项项革新改造成果已然成为引领、带动砂石技术技能员工的楷模,员工亲切地称呼他为砂石的“设备通”。

“设备通”与他的理论、实践经

“理论通不过实践也行不通”。在笔者和徐燕清的采访中,这句话成为了整个采访过程中频率最高的话语。

2017年4月,坝下临时码头Z1—Z5、Z7爬坡皮带不管天晴还是下雨,台班内总是出现胶带机无缘由地数次倒车、刹车刹不住的现象,给运行人员带来了巨大的料源清理工作量,协作单位卸料船在卸料时也因倒车问题造成料源埋掉机尾之情形,双方为此争执不下,还闹得非常不愉快。这还只是其一,因为常年倒车,胶带机的运行效率大打折扣,严重制约了坝下临时码头的上料能力,大藤峡砂石项目面临巨大的毛料供应力压力。

项目部相关人员多方“会诊”, 也没能查出真正“病因”,问题一直得不到解决。

“理论”是徐燕清化解一切疑难杂症的“灵丹妙药”。

在排除了胶带机的几个关键技术及爬坡皮带设备参数的理论分析后,他认定是电动滚筒GN滚柱逆止器出现问题,在对其进行拆卸后,检测该装置的回位弹簧、滚柱、轴承、耐磨块等居然没有任何磨损,替换一个新的还是于事无补。

“坚持到底”是徐燕清的一贯做法。一个多月时间里,他凭着惊人的毅力和执著的追求,每天如醉如痴地对着图纸对着配件一个个琢磨,不明白就查阅相关技术资料,终于摸索出了将逆止器的耐磨块一端抬高2毫米以确保棘轮刹车与外圆切角的最佳角度在7度,因﹤6度刹车锁死后则电动滚筒启不动,﹥8度则刹车刹不住。

困扰了坝下临时码头一年多的胶带机倒车问题终于在徐燕清的手中得到破解,那一刻,他激动得“哭”了,要知道不花一分钱却为项目部解决了大问题,Z1—Z5、Z7相继改造修复。自此,坝下临时码头的上料能力在原来的基础上增加了一倍以上,为项目的供应能力提升做出了突出的贡献。

记得去年3月,大藤峡项目中细碎车间2#HP500细碎机因锁紧缸油压达不到而开不了机,电气检测电子阀完好无损,机组维修运行人员绞尽脑汁也未找到缘由,徐燕清从油温上升冷静分析故障原理,他怀疑是液压系统单向阀阀芯堵死造成油温不断上升,拆开后发现单向阀阀芯变形造成油料不循环工作,事后用手砂轮机进行校正即恢复了运行生产,类似这样的小故障处理却在生产中派上大用场的实例在他手中不胜枚举。

他还是各型号振动筛分机维修的领军人物,记得那是大藤峡投产运行的前日,试单机联动时一筛车间二楼的3#振动筛不能启动,这下急坏了项目部上下干群。徐燕清判断是装配时两边的法兰不对应,造成护罩的两个飞轮不在同一条垂直线上。事实胜于雄辩!他连夜将偏心块配重调节到同一垂线上后,3#振动筛如期实现联动。

用理论贯穿于实践并用理论来指导设备的各种难题,已成为了徐燕清面对困难和问题勇往直前的法宝。

员工眼里“爱恨”交加的“设备通”

徐燕清的“抠”,在圈内是有名的,员工们最“恨”他的是在施工区域内无论看到什么都会捡回来,比如稍新的手套、几截铁丝甚或是一块木板、一个纸盒等,绝逃不过他的眼睛,一些剩余边角材料更是被他当作宝贝收藏起来,办公室里不时传来各种怪味,大家气还未“消”他却说话了,你们不要丢了哦,我还要用的。

这不,前一月从长胶输送线捡回来的钢丝皮带硫化胶还是“物归原主”被长胶派上用场了。员工们笑说他又“白忙了一场”!比如,一块木条,也被他做成挖黄油的勺子等等。

如果光是捡些“破烂”,也只能算是一些“小打小闹”,给项目带来不了多少利润,员工们对他不得不“爱”的原因是工作中的许多“大手笔”,极大地减轻了员工的劳动强度的同时每年为项目创造了实实在在的效益。

裤衩漏斗在我们砂石加工系统是很常见的,但爱琢磨的徐燕清却把坝下临时码头Z10-1的裤衩漏斗做成了一个理论与实践相结合的工艺推广品。按照传统的做法,裤衩漏斗磨损后的修复方法就是加焊补焊,可在离地面27米的高空,隔两日就需焊接的料斗外部像打了无数疤痕一样厚到不能移动行走,站在3米多的斗内更别说焊接了,在无站位的情况下作业存在重大安全隐患。

为保证桁架与走道不受裤衩移动的影响,外部尺寸必须控制在4毫米误差内,经过实地考察,他利用优化内构的方法研制出了移动裤衩的具体实施方案,实现了裤衩斗移动灵活、修复靠内衬自装卸简单快捷的问题,甚至连电焊条也省出来了,取得了明显的经济效益。

而以解决实际问题创造效益最大化则是徐燕清最擅长的,当他亲自将价值13万多的电动滚筒(132千瓦)修复后再次投入使用无异后,发现修复的配件只需几千元的成本时,这就像是戳痛他的“痛点”,一连将Z2、Z7、Z1、Z4共4个电动滚筒进行全部修复,剔除修复用配件成本,2018年光电动滚筒一项就为项目节省费用46万余元。

乘风振羽任飞翔,万里鹏程路正长。在采访结束之时,徐燕清感概万千地说:“作为一名新时代的产业技术工人,以后的路还有很长很长,虽然只是八局这架大机器上的一颗小螺丝钉,我还是有自己的使命感和责任感的,习主席说过的,不忘初心,继续前行,我的初心就是希望好好发挥自己的所长,为大藤峡水利枢纽工程做出一些自己的贡献。”

 

【打印】【关闭】

浏览次数: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